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访谈:用产品改变世界,你就可以做一个不赚钱的项目——苹果、库克-it之家

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访谈:用产品改变世界,你就可以做一个不赚钱的项目——苹果、库克-it之家

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访谈:用产品改变世界,你就可以做一个不赚钱的项目——苹果、库克-it之家

羿此发表于 答题赚钱_什么叫网赚_alex网赚_网赚新技巧
导游:在苹果新品发布会前夕,通过对《财富》杂志和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的访谈,讨论了“苹果如何把自己视为社会正能”的主题。库克最大的社会贡献是通过应用程序经济在美国创造200万个工作岗位,在世界其他地区支持“数百万人”。 史蒂夫·乔布斯说:“我们所生活的是改变世界的其他原因吗?”名为。如果世界上任何一家企业专注于一个目标,总是把《财富》年度目录中的“改变现实”基调变成现实,那么苹果公司就是。 但是对乔布斯来说,希望苹果改变世界的努力几乎完全演化成为创造新产品来改变人们的生活。这些产品华丽、有用、有趣、惊人,但基本上与“好”这个词无关。看着时尚时尚的产品之外,营销计划是诚实而热烈的,但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只是一台无法入睡和高效移动的赚钱机器,将大部分社会责任转移给了其他人。 苹果现任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56岁,在职业生涯中期加入苹果,再次点燃了苹果改变世界的热情。库克的商业意识与乔布斯相比有点落后。但是当被要求说明苹果如何改变世界的时候,他的回答与乔布斯展示了同样的——“我们的产品”。 但是库克率领的苹果对社会意识和业界地位发生了一些变化。《财富》杂志编辑亚当·阿信斯基在2008年杂志封面故事中首次介绍了以“史蒂夫后面的天才”为题的库克,今年3月末,这位苹果现任首席执行官接受了采访,并以“苹果如何把自己看作社会正能”为主题进行了研究。 库克的一些观点令人吃惊,包括他个人拒绝成立公司基金会的原因、苹果的一些保健计划(包括苹果智能手表应用程序)缺乏明显的赚钱模式的原因,以及他永远不会赚钱。 库克画了苹果慈善事业的画,还提到了符合企业产品开发精神的其他商业慈善活动。苹果没有多少要介入的项目,是为了集中。苹果公司最重视的是可再生能源(已经由专门的团队经营)、教育(从幼儿园到社区学院,侧重于普遍编码过程)和健康(通过与全球基金合作,通过product red慈善机构在艾阜阳排名前十的初中滋病事业中投资1 . 3亿美元)。 最后,库克最大的社会贡献是通过“应用程序经济”在美国创造200万个工作岗位,在世界其他地区支持“数百万人”。苹果的情况是,一切都再次回到了那个产品上,现在大约有10亿个产品在改变世界。 库克:是的,我在很多方面都这么认为。我认为苹果改变世界最重要的方法是通过我们的产品。我们创造能够完成人们不能做的事情的产品,让——人能够创造、学习、教书、玩耍,或做真正美好的事情。 这是我们改变世界的主要方法。我们还致力于通过公司的运营改变世界,关注环境,没有碳足迹,或者100%可再生能源来维持公司的运营。 我们一直在为所有人制作产品,所以我们捍卫人权。如果有人在世永清地震余震界龙湖4S店某处被认为是二等公民,那么实现这个目标可能会有点困难。 我们相信教育是伟大的平等工具,我们竭尽全力把教育纳入主流。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教授编码过程。因为我认为对世界上所有人来说,编码是第二种语言,不管是否采用了高科技。我认为即使没有先进的技术,掌握编码技术也很重要。 我们努力鼓励人们尊重私生活。因为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里,技术能做很多事,但不能做任何事。因此,我们非常努力保护人们的隐私和安全,想为他们阻止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所以我们努力以管理自己和经营公司的方式做这吉林职工医科大学一切。但是我们改变世界的主要方法是通过我们的产品。因为这样,我们就能接触到更多的人。 《财富》:你说苹果使所有人都适合自己的产品。但是苹果的业务战略是创造出高价位、高利润和最高级的产品,使您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 库克:嗯,我不能说高利润。我不会写那句话。许多公司的利润率更高,我们的定价反映了产品的价值。我们努力生产最好的产品,这意味着我们不生产大型货物。但是我们不会鄙视生产这种产品的人,也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但我们不会做这种生意。 但是看我们的产品线,今天买一台ipad花费不到300美元。根据您选择的是哪一种,您可以购买价格相近的iphone手机。这些不是为了有钱人。只要只为有钱人服务,就不会有10亿多个积极的订户。因为不管谁看都是相当大的数字。 库克:想象一下苹果给人们带来的东西,尤其是给开发商带来的。提供给开发人员的工具不仅仅是设备,还是设备附带的开发包,因此您可以利用他们的热情和创造力构建自己的产品。 然后应用程序提供了向世界销售产品的能力。很久以前,我不能坐在地下室里经营全球事业。因此,世界各国都排出了企业家,正在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我们也参与制造。我们自己不做,但我们有为我们制造的第三方制造商。我们在美国有很多这样的公司,我们在美国以外也有很多类似的公司。但是我们这样创造了很多工作岗位。应用程序经济和制造业之间,不仅包括我们自己的就业,还包括在美国创造了200万个工作岗位。《财富》:最近苹果开始关心健康了。这是潜在的财源,还是更无私的事业? 库克:几年前,我们开始研制苹果手表,开始关心健康。健康是指活动监控,是指不经常(至少持续)衡量你健康状况的人。以你的心为例。很少有人戴心脏监视器。所以当我们开始研究智能手表的时候,我们开始意识到我们能做比心脏监控更深入的事情。 我们对这个领域很感兴趣。是的,这是一个商机。请看,医疗和健康活动广西地震带是经济最大或第二大部分,具体取决于您在世界上哪个国家。而且,在此之前从未想过要单纯关注设备水平,制造一流的产品。人们始终专注于生产能够通过《医保保障方案》或《医疗补助计划》从保险公司得到补偿的产品。所以在某些方面,我们对这个领域提出了一个全新的看法:“忘记这一切,看看什么能帮助人们” 令我们非常惊讶和高兴的一件事是,用这个装置监视心脏,基本上是收集资料,提醒人们这里有问题,敦促他们去看医生。“看看我的心率数据,哪里错了?”他们发现这些数据并不重要。不来看医生,就死了。 由于好奇心的偶然发现,正在进行的研究仍然延续着过去的范式。人们还在做分类广告,要求参与者参与研究。随着研究软件开发人员工具research kit的推出,使用这些数据进行的大规模研究目前正在帕金森病研究中使用,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研究项目。我们现在摸了毛皮,没有形成商业模式。老实说,我们在这个项目中不赚钱,但我们认为这对社会有好处,所以做到了。最终结果怎么样?我们迟早会知道的,但今天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在卫生领域有更多的项目。我们正在做的事很多,但其中一些显然已经演变成商业项目,另一些还没有,有些前景不明朗。我认为对苹果的未来来来说,这真是一个伟大的领域。 库克: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们对细节进行了详细的研究。 库克:2012年初知道了,所以决定不做。一家公司创立基金会的时候,认为该基金会很危险,因为它可能与公司无关。基金会有单独的董事会,做出合理的独立决定,成为独立的对象。我不希望苹果这样工作。希望大家参与。我认为我们之所以有力量,能做那么多事,是因为我们更坚强。因为我们团结在一起。 从环境保护的角度来看,产品的设计和开发以及我们使用的材料都在继续进行。在制造中,我们关注的是可再生能源。开发数据中心时应该使用可再生能源。在地球日,我们希望所有的商店都能让我们的客户意识到他们能做些什么。我们想让所有人参与。因为这会带来更大的变化,成为池塘的涟漪。如果我们有基金会,我们担心会成为10、12、20、50人。突然,对12万人来说,这变成了另一回事。人们在这里工作以改变世界。所以我认为公司上下要齐心协力,不能有基金会等周边机构。 库克:我收到了一个建议,所有的建议都指着建立基金会。但是我根据自己的判断作出决定,正确地问了5个原因,其他人都这样做了,所以最终一切都实施了。或者因为有人相信你建立了基金会,表明你对世界感兴趣。我称之为伪装营销。我们不想讨市长的欢心。那不是我们关心的。并且注意到基金会和所有这些都可以获得税收优惠。但是,你看,如果你想重新阐明我的观点,做得好,你必须竭尽全力。 我的观点是,我们12万人在一起比12人在角落里做决定要好得多。我不是批评那样做的人。也许他们找到了方法,也许很棒。但是他们不能制造苹果。《财富》:让我们转向教育。我知道史蒂夫·乔布斯很热情。 库克:他对教育市场很感兴趣,但不止这些。他很热衷于学习,史蒂夫作为一生的学习者知道它的价值,他觉得传统的教育方法没有效果. 他认为现代教育的大因素是数字教室。所以他每个早期阶段都在教室里普及MAC计算机。在推出麦克计算机之前,他在教室里普及了ipad。由于看到ipad能解放孩子,所以希望所有使用教科书的人都使用ipad。我看见孩子们背着50磅重的教科书,因为一个体重50磅的孩子想方设法携带50磅重的书。而且,书是平面的,不那么有趣。所以他出去,在教科书上投资了一千万美元,告诉人们一切皆有可能。 我们现在尝试的是下一步,我们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编码。因为今天我们知道编码方法的人不仅太少,还看到技术逐渐自然垂直化,而是水平化。许多人认为技术和其他技术一样垂直。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技术已经很水平了。 但是我们回顾过去,发现有很多问题。一个问题是,编码被认为是计算机科学家的工作,面向具有特定类别的学生和科学技术大脑的学生。所以我们创造了一种新的编程语言swift。swift的总体概念是使我们的产品易于使用的编码语言,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学习。但是它的功能足以编写您能想象到的最复杂的应用程序。我们想,好,我们能做什么呢?所以我们推出了一个名为swift playgrounds 3354的4至5岁孩子的学习过程,已经普及了。所以我们后退一步,为所有12岁的孩子制定了一个更大的计划。 所有这些课程内容都是免费的,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拥有。我们发行了多语言版本。然后,我们在过去一年、一年半左右积累起来,我们认为我们还没有进入社区学院。我们必须进入社区学院。令人惊讶的是,现在我们在30个社区学院建立了系统。《财富》:与技术行业的其他企业相比,苹果在保护隐私方面采用了强硬路线。整个行业都在遵循苹果的做法吗? 库克:我不认为很多人和我们一样重要。我所看到的是,作为一个更广泛的用户群,隐私的重要性日益增加,同时安全的重要性呈指数级增长。所有黑客,报告的问题都是掩盖了自己的踪迹。从信用卡到任何事情,收到很多产品有问题的反馈,或者听到产品有问题的话,压力会很大。 所以我认为人们更加关心保护隐私。一家公司不能满足客户的需求是不好的,因此我认为更多的公司将用户的隐私保护放在更高的优先级。 我希望这将成为现实。因为我们的数据很私人,我们的个人信息是私人的。这些设备能使你的生活更好,但你希望它们是安全的。《财富》:很多人认为iphone和ipad是不好的社会工具,例如,人们对无精神的孩子盯着屏幕看太久等事实有什么反应? 库克:我们的整个前提是给我们的产品注入人性。你想想智能手表,除了我们以前从医疗保健角度谈到的所有功能外,智能手表为你做的一件事是严格选择你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以确保你不被它“绑架”。所以,如果你只想让别人给你留言或别的东西,等重要的信息就够了。 或者,如果真的需要特定种类的通知,您可以在这里设置智能手表,等它发现,或者通过对话来操作,江门地震局而不是逐一查看。 IOs 11是iphone和ipad最新的操作系统,当您开始旅行时,您会发现手机在开车时不会收到通知。如果你拿起手机说“我不开车”,通知就会突出来。如果需要,您可以进入设置界面并关闭通知功能。但是我们想保护人们自己,帮助人们做对的事。 我认为所有公司都应该这样做,认真思考他们的产品如何被人利用。我觉得使用一种产品有点像吃健康的食物。但是健康食品吃得太多,使用得太多。 手表也有——,没有使用3354呼吸应用程序。有时它敲打你,敦促你练习一分钟的呼吸。与你不要那么一周相比,周末会大吃一惊的。 库克:好了。有时它在不舒服的时候开枪打我,我不能。但是,您可以进去,设置以后再问。因为那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设计,所以我们真的在努力思考这一切。《财富》:但问题显然比呼吸应用程序和安全应用程序大。 库克:很多东西都是这个模特。如果你想一天24小时使用(对着他的手机说),我可能不会阻止你,也许不应该阻止你。我们住在这个国家,你可以自由选择。但是作为生产者,你必须思考怎样才能有帮助。为此,我们真的在努力。《财富》:最后一天。似乎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很多公众认为公司不好不是世界的正能源。你确实相信企业是社会政能。这部分需要这样的担心吗?企业应该做得更好吗? 库克:我认为企业也有像别的东西一样好的和坏的。所以我不认为你可以用竹竿打死一艘船。像人一样,大多数人都很热心,但有时你会遇到不太好的人。所以我认为企业也一样。我不同意认为人生并不那么简单的“一切都好”或“一切都不好”的观点。《财富》:最终,《财富》年目录的最终目的是为对世界有正面影响的企业喝彩。 库克:我们总是努力改变世界,使它变得更好。这是20世纪70年代苹果创立的宗旨,现在也是我们的动力。我们要做的不是容易的事,而是正确的事。因为我们做的很多事情并不容易。我们忍受了所有的方法,但我们总是希望做对的事。
发表于
;